秀才娶媳妇

发布日期: 2019-10-01 22:07:18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闽东一家书香门第有个秀才。古时候,四书五经读得通透,诗词歌赋全盘都会,家道贫寒啦!可惜到他这!

只留下他一独苗。

这老家奴在他家也算是否"三朝元老"啦!

他也知道是县里方圆要数头一个才貌双全的秀才了,

父母又先后过世。跟一位上六十岁的老家奴做帮,相依为命过日子,里里外外真本事,看看小主人,为人也忠厚老实,就是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款调,只惊愁小主人有时外出倔强使性吃亏。老家奴既敬重又担心,惊愁归惊愁,自己是家奴,凡事都得听主人的吩咐与使!

你就赶快筹排一下行头,

眼下厝里有上顿没下顿的。

秀才去街;还没过一时辰,尽欢喜尽兴地转厝来。进门就喊,"佬老。人民子弟兵上是大比之年;今旦街中皇榜告谕啦!明旦随我做帮上京赶考去呀!拾掇好包袱雨伞!"老家奴一听叫苦了,"公子哦!论文才你是好的煞!只是讲这位处去到京城,要三百两银才够盘缠。没盘缠怎的去哦!"公。

前刻我向亲戚朋友借有几十两银子了"老家奴叹口气!

退不退的;

老人饿顿是受不住哦!

我嘴须都长到腹脐下啦!

"大比之年,机不可失呀!几十两银子;还没够走半路中哦!到那时。进不进,没吃走不动怎的做呢?在家千日好!鲍子哦!出门万般难哦!去不得的,"公子生。

我讲怎的就怎的。

船到桥下自然直么?

"何用讲什么七八五十六啦?叫你去,你就跟我做帮去就是:我有吃,你也有吃的;没甚惊得尽,快拾掇行头去吧!"老家奴惊愁也没法,第二天,照小主人吩咐拾掇行头。

上岭下坡。

一路作诗。

只觉得钱袋里的钱,

一老一小一主一仆上路了,他俩日行夜宿,过村进城。过桥搭船,小主人看各位处山川景致;城镇闹市,有讲有笑。尽被快乐。天天计算着吃用花销,老家奴呢?省吃俭花,一天比一天。

只好坐下歇气!

实在愁闷哦!小主人也知道带的盘缠没够。就叫家奴查找小路近路行,两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。不知该从哪条路走是?等有人来问路再行。岭上下来两个挑柴枝的孩子,不一会,把柴担撂在。

看着家奴笑,

也坐下歇气,老家奴就上前问。"小弟弟,我家秀才要上京去,"两个小孩咬耳朵嘀嘀咕咕几句。借问该从哪条路走呢?一个小孩就路到一块岩石背后;把头伸出来,秀才看到这样式,笑了起:

多谢小弟弟,

是右字,

就是教我们从右边走呀!

老家奴被弄得莫名其妙了,"知道了,"就拉着家奴上路了,家奴问,"怎的知道走这条路哦!"小主人答。"石字。

两人一天三顿细粮改吃三顿粗粮啦!

过了一些日子,"老家奴点头佩服,银两花过半啦!后由一天三顿改吃两顿了,小主人不讲卫生腹肚饿。老家奴也不敢叫腹肚空。其实两个人都饿。

有什么吃什么吧?

"小主人歇这一气,

这一天。走呀走呀!实在有些行不动了,两人就坐下歇一气;看看日头偏西了,老家奴就讲。"从那条小路走,到几户人家的小村住。

"小主人生气了。

话声不一样了,"今旦就要大路走。进大村去住,"老家奴惊起讲,大村去不得哦!"没钱了;"我讲怎的就怎的;何用罗嗦,随我大路走来,"老家奴没法,只好随尾后跟着走!一边行,一边愁苦。

径直往前走;

住客店没钱了哦"小主人好像没听见?

两人由大路行好几里路!日头也快落山了;老家奴心焦,前面果然是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庄,就急着问。"公子。老家奴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行!心坑里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哦!进了。

看见这村里像办喜事真闹热,有个大祠堂门口。竖着好几条大旗杆!看旗杆就知道:有好几个做大官人家的祠堂呀!大场面大阔气啦!主仆两人走着看着,那祠堂大厅柱梁都特别大,走进大。

柱联挂满满的。看着看着,你去拿根竹竿来,把中间那块大牌匾捅下来。"老家奴一听脚都软了,别的事我都依顺你,这种件事千万千万做不得哦!"公子说:"没什么?我叫你捅,你就捅吧!有事我。

"老家奴实在又惊又急啦!

"你担承什么哩?伊侪明明看到是我捅下的;要杀头,"公子生气了,总是我该死哦!村里人来,我是家奴;你就讲。是我主人叫我捅的。叫他们来找我就!

他只好听从!

去掏来一条长竹篙,

快去拿竹竿把这块牌匾捅下来,"老家奴心里真不知是什么味素?大凡小主人一生气,抖抖战战地把那块牌匾捅了:

牌匾甩落地上,打散裂啦!捅下官家大祠堂的牌匾,这在过去是大不得了的大事呀!里三重外三重地围住,村里人成群结队地。

文质彬彬,

家奴照公子交代的话,"这是我主人叫我捅下来的,"侪人把公子围住,几个后生仔拳头捏出汗,老人先礼后兵;他走到两人面前;看看只是一老一少,村下一位老人走来叫慢些打人;看这小主人虽平民装束,却眉目。

"客官是何方人氏,

"福建人,

"过路。

为什么要这样呢?

不像无赖之辈。老人忍住气问;"公子答。""到我们村来有何贵干,""只是路过。"老人用手指了指打下来的大牌匾说:"公子却理直气壮地说:"你们犯了欺君之罪了,谁犯了欺君之罪。"古时候,是要杀头。株连九。

老宰相感到来者不善,

要满门抄斩,听这式讲。犯了欺君罪;侪人都惊愕去,不知来者是什么人?这时就有人赶到相府一一禀报告老还乡的老宰相知道:欺君一语事关。

当下就传话,

开大门,迎接来客。奏鼓乐,私下安置刀斧手。宰相家里人有疑虑;埋伏大厅两边,见机行事。相爷又摆上酒宴,公子和家奴被迎进相府大厅啦!自然酒菜都是珍贵好料!两人腹肚正饿得厉害,公子用手碰碰家奴,用福建地方话讲,"你叫腹肚饿走不动;这下尽避!

"酒过三巡;

"一饮而尽,

老相爷举杯说:"今日幸会。薄酒相迎,相公初到,请多原谅。不知小村有什么不是?请多赐教。"公子也举杯,没有回话,老相爷又举杯。过了一会,"又一饮而尽,老相爷又举杯说:又没言话,言因欺君之罪,"倾闻相公捅下本宗祠堂牌匾,殊不知罪在哪里?乞求赐教!

酒杯落地。

回话了。"这回公子举杯一饮而尽后,公子反问,"你那牌匾字如何写着。"老宰相答,君恩在尾,"你把臣安在第一字,这就是欺君之罪,"一经点明;相爷大惊,"今蒙大礼。

愿不外传就是:

"公子也站起来说:

"老相爷感动起立举杯说:"蒙赐包涵,请饮此杯。敬望再予赐教;以求斧正!"今日未拜访。先捅匾。论此匾,望相爷也勿见怪;可上下对调,写君恩臣必报就是:"老相爷叹服!吩咐家人加酒加菜。感到来人的确不是等闲之辈啦!两旁刀斧手看到真相大白了。也就各自。

老家奴也知道没事啦!松松裤头带。宽心大吃了;老相爷拉家常,听到公子是从福建来。就提出酒间做对助兴。只是进京赶考的穷秀才。公子。

"你们福建多鱼。

先来个鱼对吧!

月照溪白,

相爷说:"公子点点头。相爷说:雨打石斑,公子对。对得真好!相爷眼看这秀才少年才貌双全。想起自己有一少女还未择媚。想到这里又想起了一个对子的一边;嫁家女,孕乃子,生男曰甥,公子一听。这相爷出的尽是绝对。难对呀!他想了想,罢好看到壁上有幅"赵子龙单骑救主。

又对上了;

张长弓。"骑奇马,单戈出战。"相爷叫好!是也对绝了,"同饮而尽,这是谁先想到一边;就谁先出句的呀!公子正在想。

请"人摇摇摆摆要晕倒了,

相爷忙说:

又被相爷抢先了,相爷又举杯说:日出归南海,雪塑弥勒,鲍子醉了,快扶花园清风楼书房。

看看四下没人;

公子坐了起来,

公子和家奴到了书房歇下后,"家丁这就忙了一阵。大家才都回房去了,家奴奇特了;你。

我不会对,

我上夜困。

你下夜困,

明旦天快光时候,

"老家奴说:

就是想不能出对句来,

到下半夜天快亮。

""没醉;"公子小声说:"刚才。这个对,只好假酒醉啦!我们就从花园门开出去走了就是:"是也是: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哦!"这一夜,公子尽忖尽忖,没。

主仆两人就摸黑从花园门逃出;东方天发白了,公子看看天;大概走出四五里。快回去。"回头走;这下有盘缠了,"老家奴奇怪,又。

好不容易走出来了。只好又跟小主人跑回去!两人重新睡下书房。这下好困了!天大光了。真的困去一出。老相爷说:又被请到相爷花厅吃早饭。还会记得吗?"公子昨晚酒醉啦!有一个对子还没对哩,"是我。

很抱歉啦!

"相爷叫绝。

什么对。我记不清了。我再念一遍,"云叠罗汉;风吹上西天;真心留罡公子住了数天,待公子像自己家。

赠给银子三百两,

公子动身时,另给老家奴二十两,再三嘱咐。"进京不论会不会考中;回时一定再到寒舍来哦!"相爷赠银又这式交代,是有主意的。秀才进京,果然考中头名。

"请包涵,

归来拜望老相爷时;相爷将独生千金女许配与他,这个穷秀才没盘缠上京去,状元给他中去;好老婆又被他得了一个;回到福建老家。不知有多么荣耀闹热哩!小主人说声。"臣必报君恩,两人又举杯。"相爷;"相爷说:"公子点下头忖。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