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元璋江南封坟

发布日期: 2019-09-12 00:13:14 浏览次数: 1 作者:

师徒俩走南闯北。

就跟乞丐相差无几,

朱元璋十五六岁的时候,因为经常吃不饱饭饿肚子。就到离家不远的皇觉寺当起了俗家弟子。朱元璋一直跟着师傅通灵和尚外出化缘,风餐。

朱元璋和师傅来到了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。只见小巷深深,绿树环绕,而镇后那一片片竹林更是幽静至极?好不惬意。朱元璋顿觉心旷神怡。不知不觉走进了竹林,正看得入神;就觉得脚下一阵剧痛。低头一看;只见一条蛇钻进了草丛,朱元璋感觉眼前发黑,恍恍惚惚间被一个女孩背进了家门,浑身发软,等朱元璋醒来,坐在身旁的师傅才松了口气,阿弥。

他感激地坐了起来;

想向姑娘表示一下谢意,

就又倒了下去,

你刚才被蛇咬了。幸亏这位姜姑娘及时相救,要不然恐怕你已没命了。是她用嘴把你脚上的毒液给吸出来的。在朱元璋的床前站着一位楚楚动人的村姑,只见她两颊绯红,似两朵含苞待放的荷花,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是活泼可爱?朱元璋真不敢想象,这样年轻的姑娘竟然会用嘴吸他脚上的毒液,可话还没说。

姜姑娘赶紧掏出手帕替他擦去额头上的汗珠,她叫姜小南,姜姑娘说:从小就跟随父亲学治蛇伤,所以用嘴吸毒已是习以为常了;朱元璋在小南家调养了十。

朱元璋大开眼界,

这才依依不舍地和师傅离开了姜家,他偷偷地把小南给他擦汗的那块手帕给带走了,临走时。手帕上绣了一对鸳鸯,朱元璋想,这一定是小南亲手绣的!经过几年的闯荡,所以他把手帕藏在最贴身的口袋里,他再也不愿意过饥一顿饱一顿的乞讨生活了;江淮大地上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元高潮。元朝气数已尽,安徽定远郭子兴的红巾军。头扎。

身穿红色战衣;举着红色旗子,朱元璋一见就动了心。参军没多久,立马报名参了军,郭子兴就发现朱元璋有胆有识。智勇双全。是个天生的将才,便把他调到元。

经常带着红巾军在淮河两岸杀贪官救百姓,

升任左副元帅,自那以后,朱元璋如鱼得水,很快便威名远扬,再说小南。自打朱元璋走后;她的心里觉得空落落的,终日神不守舍。丢三落四,肯定是对她动了心思。她知道朱元璋临走时悄悄拿走了她的。

好像朱元璋在里边等着她呢?

小南刚走近竹林;

所以她有事没事就往竹林里溜达,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她赶忙紧走几步,马上趴着一位军人,只见竹林边上有一匹战马,头扎红巾身穿红衣,浑身上下血迹。

那军人见小南走到近前,

两耳下垂;

非常眼熟。

一下从马上摔了下来。见这人浓眉大眼。小南走近细看;估计血流得太多了。那人显得非常虚弱!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?张着嘴却说不出话。只有那双无力的眼神不停地望着。

似乎在求小南救救他!小南用尽全力把军人搀扶到家。那军人刚躺下就疼得晕过去了。小南因为是蛇医。经常给人宽衣治伤;所以她不像别的女孩那样羞羞答答的。她先端来一盆热水;慢慢解开军人的上衣。就在她想用药水给军人擦洗伤口时。这手帕好生眼熟!忽然发现那人的内衣口袋里藏着一块。

她拿起细看。这一看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;这手帕正是当年被朱元璋拿走的那块;不用问。眼前这个军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和尚了。看着朱元璋身上的伤口,小南的心里像刀割般地难受,她一边流着泪一边为朱元璋擦洗伤口;渐渐地,朱元璋醒过来了;朱元璋告诉小南,他现在正领兵攻打。

他一定要推翻腐败的朝廷!驱逐蒙元,这次因为他一时疏忽,被元军钻了空子,恢复。

才冲出重围,幸亏他拼命厮杀。说来奇怪。这马好像通人性?不用牵引,就跑到了这里此时。已是傍晚;小屋内晚霞辉映,微风习习,小南坐在朱元璋旁边;脸上热辣辣的;心中暗暗嘀咕,看来自己和这个小和尚真是心心。

目光炯炯有神。

声音洪亮。

容貌威仪,

这大概就是缘分吧!小南的父亲采药回来,第二天,见当年的小和尚现在已是大名鼎鼎的朱元帅了,再仔细打量,只见朱元璋颧骨突出,真是一副大将军的风度,又见小南如此。

便当场提出将小南许配给朱元璋,朱元璋激动地跪地发誓;等我推翻元朝。打下江山,就立马将小南娶进我朱家,这半个月来,朱元璋在姜家待了半个月。照顾有加,小南对朱元璋是体贴入微。二人是甜甜。

情深意浓。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;朱元璋要告别了;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吧嗒吧嗒往下掉,小南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,我一定会来找你的!朱元璋从床上拿起那件血迹斑斑的衣服。你把它藏好!这是我的衣服,朱元璋走后,以后见到衣服就像见到我。

整天牵挂着朱元璋的安危,

只要父亲外出采药回来,

如果得知元军打了胜仗,

小南是度日如年;她就一个劲儿地打听外边打仗的事,要是听到元军打了败仗,她会激动得睡不着觉,她会几天吃不。

前几天苏州城里来了好多红巾军!

小南问,

这仗打得太厉害了,

父亲一进门就急急地对小南说:那你有没有看到元璋啊!父亲说:看见这么多军队,我吓都吓坏了。哪里还有心情去找人呢?就是去找;一时半会儿恐怕也难。

这人海茫茫的,

父女俩正说着。由远而近,父女俩出门一看,忽听远远地传来一阵马蹄声,只见门口有几个兵丁正扶着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往里走,进了门,为首的那个兵丁说:刚才我们将军在巡逻时被蛇咬了,你快给治治吧!见这些兵丁不是元军的装束,小南想他们肯定是来打元。

说不定还和朱元璋是一个部队的,想到这儿。小南赶紧蹲下身给将军检查伤口,将军的脚脖子已肿得像牛大腿。不过还好!小南先用带子绑住将军的小腿,毒液并没有跑到上。

随后用针挑破伤口,不让毒液往上走。再用嘴把毒液一口一口吸出来,这位疼得满头大汗的将军感动得流下了眼泪;几天后,当看到一口口发黑的血液从小南嘴里吐出来时,小南才知道:这位将军叫张士诚。也是来苏州打元军的;小南想问他认不认识朱元璋,想想自己是个大姑娘。可话到嘴边又咽回。

那不是太难为情了。

这天机会终于来了,

怎么好意思去打听一个在前线打仗的将军呢?如果人家问朱元璋是你什么人?话没说出来。小南心里老觉得压着块石头似的。因为前线军情。

不管小南如何劝说:

张士诚坚决要走。军中不可一日无帅;我已经离开了几天。他对小南说:不敢再耽搁下去了,他又很惋惜地叹了口气!要是你能到我军中当个军医该有!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